全国政协委员周春玲:绝不容“夺权变天”出现_香港_新闻

全国政协委员周春玲:绝不容“夺权变天”出现_香港_新闻
间隔九月立法会推举尚余缺乏半年,尽管新冠肺炎疫情仍是香港市民重视的焦点,但各建制派政团对推举不敢有一点点放松,落区派发口罩、送消毒用品举目皆是,乃至有立法会议员亲自远赴日本,帮忙停留邮轮的港人。这些都是表现爱心的一部分,也是推举工程的根本动作。而《明报》谈论版昨日刊发题为议席不过半 9月或是最终一场立会推举的文章就很值得评论。文章作者宣称:很多人以为,若‘泛民’及非建制派不能在9月的立法会推举中,争夺议席过半的成果,仅仅失掉一个千载一时的时机去争夺‘五大诉求’。可是,真实的价值,极有可能是从此失掉一个有公平缓有竞赛的立法会推举。由于,中心定会用尽方法,‘阻塞’这个让他们眼中钉的反对派,有时机获得过半议席的‘缝隙’。如此。作者以为,一旦反对派获得立法会过半议席,中心只要两个挑选:榜首,是接收泛民及非建制派的要求,而其间不能短少的当然是执行所谓的双普选,在香港树立全面的民主政制。第二,是不惜一切,用尽方法,包含违宪及违法手法,推翻立法会推举成果,乃至撤销整个立法会。中心不会听任香港不论这就有三个问题值得评论。榜首,反对派在上一年区选中攫取十七个区议会的控制权后,大部分地区的民生业务都处于瘫痪状况。若然反对派在立法会占有过半议席,这将意味特区政府往后四年的施政将会困难重重,并且一国两制也会遭到严峻应战。这恐怕也是自回归以来,初次呈现当地立法安排与中心政府敌对的局势,这是真实的宪制危机,比失掉区议会主导权的成果更为严峻。第二,中心将怎么看待反对派攫取过半数立法会议席?中联办主任骆惠宁曾用反对派夺权,来描述反对派目的获得立法会过半议席的方针。由于,据根本法规则,包含行政长官、行政安排、立法安排、司法安排、区域安排及公务员,都是特区政府建制的一部分,假如立法安排由反宪制人士为主导,那么将严峻违背根本法的立法本意。骆主任将反对派的目的描述为夺权其实并不为过。第三,中心会坐视香港宪制将呈现危机而不论吗?答案必定不会。已故根本法草委李福善曾指出,尽管《联合声明》说到将来立法机关是由推举产生,但推举一词很有弹性,能够包含多种推举方式,而什么时间选用什么方式,要害视乎社会的实际状况。假如社会实际状况呈现违背根本法宪制要求的状况,那么推举方式就可能改动。由于根本法赋予中心对根本法的解释权、任命权、检查权等,所有这些权利的底线,是有必要保证香港特区施行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,不得危害国家的安全、主权和中心利益。假如呈现这些状况,那么该文作者所指9月立法会推举将是最终一届推举也并非不会发作。当然,我信任中心并不期望看到香港特区呈现这一局势,这仅仅反对派的一种估测罢了。作者:周春玲全国政协委员来历:大公报